複雜的事物也可以令人喜愛

某種程度的複雜是好的。
當時物太簡單時,看起來會讓人覺得枯燥無味、平淡無奇。
心理學家發現,人們偏愛從等程度的複雜:
太簡單了,讓我們覺得無聊;太複雜了讓我們困惑。
此外,最理想的複雜程度不是固定的。
當我們對一個主題越專精,我們越偏愛複雜。
不管是音樂或藝術、偵探小說和歷史小說嗜好和電影都是這樣
有時候,複雜不是我們希望的,不過卻是必要的。